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我的屬性可以無限疊加 > 114、如何殺死這怪物?

114、如何殺死這怪物?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白骨級邪祟,只是象征邪祟之強大,并不是說,白骨級邪祟就是一具白骨,

  但眼前這個骷髏,表面上看就是一俱白骨,但實力絕不僅是一堆白骨那么簡單,而且這個邪祟的實力應該遠遠地超出了白骨級別,

  且不說有許多的生魂替它吹熄火焰,只說它的防御力,那些火箭射在這怪物的軀體上,也只是給他制造一些微不足道的傷害,

  “上,所有人,一起上!!”方千秋揮劍一指,指向那巨大骷髏,

  立即,隊伍轟然而動,所有人向著那骷髏沖上,

  然而,那些普通的兵士與幫徒這時便如撲火的飛蛾一般,還未沖上去便被那骷髏的兩只巨大骷髏手臂給揮中,直接打得噴血倒飛,

  外鍛大成以下修為的,直接被打爆身體,亡命當場。

  外鍛小成以下的武者,直接被打成了血霧。場面相當的慘烈。

  見那邪祟骷髏如此強大,方千秋和定海天心生忌憚,也都不敢硬攢其芒,畏縮不前。

  他們各懷鬼胎,都想著肖平沖在前面賣命,然后他們從后面撿便宜,

  然而這時,肖平卻是無動于衷,此前他一味沖殺貌似沒頭沒腦,實際上那是成竹在胸,

  無論是紅棺級邪祟還是墳墓級邪祟,他自信都可以輕松壓制,但是面對白骨級邪祟,他沒有太大的勝算,故也不敢冒失,等著方千秋和鐵青山去沖鋒陷陣,

  雙方互相退讓,怠戰之下,立即后面的士兵們便也不肯向前,前面的士兵被那骷髏邪祟打得落花流水,潰不成軍。

  對付這等強大邪祟,還必須得內練高手,方千秋和肖平這兩個代表官方和地方勢力的領袖不動手,不要說下面的人不肯賣死命,就算肯賣命,也斷然殺不了這白骨級邪祟,

  這般耗下去,吃虧的當然是人類,最后將是全軍覆沒的下場。

  “方大人,咱們這樣干耗下去,有意思嗎?最后將連出手的機會恐怖都沒有,”這時候,肖平目光看向了方千秋,朗聲說道,“方大人,你作為河陽縣的縣令,我希望你能作出表率,身先士卒,英勇奮戰,非如此才有誅殺這白骨級邪祟的希望……”

  見肖平把自己推出,方千秋不由也是皺眉,不過肖平說的有道理,這樣干耗下去只會把兵力耗光,最后連翻盤的機會都沒有,

  不過面對這強大邪祟,誰都不愿意第一個沖上去,因為首當其沖的往往都會成為犧牲品。

  這時,肖平又朗聲說道:“方大人,鐵縣尉,你們是河陽縣的官員,有著大好前程,這白骨級邪祟不除,你們的位置不保,我們無所謂,我們不過就是一幫江湖草莽,無功無名,可聚可散,四海皆可為家,到哪里都能討生活,如你們不肯作出表率,我將帶著麾下幫眾立即退出這霧幽谷,然后逃離河陽縣……”

  方千秋見肖平要退,心下大急,立即揮劍向著白骨級邪祟一指,“一起上,大家一起上!”一邊喝令一邊便硬著頭皮向著那骷髏邪祟沖殺上去。

  “上,誰敢退縮,格殺勿論。”鐵青山這時也大喝一聲后隨之沖上,

  見兩個首領都沖上去了,官兵們士氣大振,立即便即沖上,向著那骷髏殺了過去。

  砰,

  砰!

  才剛沖上去的方千秋和鐵青山,被骷髏邪祟的兩只蒲扇一般的骷髏巨手拍中,直接就被拍飛出去,

  趁著那骷髏攻擊兩個官員、騰不開手之際,肖平一個縱躍沖上。向著那骷髏邪祟沖去,

  卻不料這時,那骷髏邪祟張嘴一吐,立即吐出一個長長的紅色舌頭出來,快如閃電,向肖平纏了過來,

  肖平手中大刀反腕劈斬,唰地一下,那舌頭被斬斷,但是那舌頭竟十分的頑強,這時竟又一分為二,兩條變成了四條,速度不慢反快,疾如閃電,纏住了肖平的雙手手臂,并繼續纏繞,一圈一圈將他纏了個結結實實,

  肖平感覺這舌頭不光有分化的能力,力道還十分強勁恐怖。

  而與此同時,那骷髏邪祟身后的一張張臉,這時竟呼嘯而來,發出兇厲怪吼,紛紛然向著肖平撲了過來。

  “肖平。”

  “幫主!”

  “快救幫主!”見肖平被困住,吳東豪和佐刀大叫著沖了上去,

  黑虎幫幫眾以及縣兵們,這時也大叫沖上,要一起過去解救肖平,

  撐到現在,還剩下不到半成的幫眾和縣兵,但這剩下的少數人,卻都是武功高強心志堅定者。

  其實不論幫徒或是縣兵,不論修為強弱,是兵是將。他們心里都清楚,主帥不能倒,

  名義上的主帥雖是方千秋,但實際上在幫徒或是少數縣兵的心目中,肖平才是。

  肖平一死,他們也活不成,將全軍覆沒。

  所以于公于私,他們都必須將肖平從那邪祟的舌頭的束縛中解救出來。

  而這時那撲下的一張張鬼臉,向著他們撲去,意圖阻止他們的行為,

  他們雖然只是魂魄,但已經被那骷髏邪祟練化成了怪物,雖然道行不高,但勝在速度快疾,他們撲上來一通撲咬,讓兵士幫徒們也是防不勝防。

  佐刀一掌打落一張臉,繼續向前,吳東豪也以強大修為震開一張臉,義無反顧地上前營救肖平。

  只是這時,那骷髏邪祟發出厲嘯,同時抬起了骷髏頭來,立即骷髏眼洞當中,射出一道道紅光出來,如流星疾閃,向著二人疾射而來。

  咻咻咻咻……

  那紅光快如閃電,仿佛是無堅不摧,刺入到他們二人身體,讓他們發出痛楚大叫,

  一起打入他們身體的是可怕的陰氣,那陰氣侵襲著他們的身體。

  紅光細微,構不成重傷,但是在那陰氣侵襲之下,讓他們無以克當,

  這時二人只得退回,打坐運息,以體內精元和真氣進行驅逼。

  如春蠶吐絲,那骷髏的舌頭還在噴吐纏繞,肖平已經被裹成了一個粽子,只有一張嘴還能露在外面,

  便在這時,那猩紅舌頭向著他的嘴伸了過來,看那樣子是要強行地探進他的嘴里去。

  便在這時……

  砰砰砰砰砰……

  一陣的爆鳴之聲,那纏繞在肖平身上的舌頭,被由內而外的一股巨力,轟然撐爆,寸寸斷碎。

  肖平從那一圈圈的舌頭中擺脫出來,此時他的肉身已經漲大了一圈,同時身高也翻了一倍,而且仍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高變粗,

  那骷髏邪祟發出凄厲的慘叫,但這時仍然在不斷地吐出紅舌,仿佛是無窮無盡一般,舌頭伸出后自行分叉,向著肖平纏繞上來。

  肖平揮刀劈斬,唰唰唰唰,斬得那紅舌節節斷碎,無法上身。

  很快肖平的身體長到一丈之高,幾乎與那龐大骷髏齊高,

  他的臉,也與那骷髏頭持平,

  看到肖平突然從一個一米幾的個頭,陡然間變成一個巨人,身形猶如巨塔一般,后方所有人都是一陣驚疑與古怪,直到吳東豪大叫道“血魔功”后,大家才意料到肖平是爆發那傳說中的功法了,

  看著他那魁偉身軀,所有人都是一陣的震憾與欣慰,心中升起莫大的安全感。

  他們內心振奮,嘴上歡呼,一時間士氣大震,一鼓作氣,將那些生魂所化的人臉劈殺凈盡。

  “它的要害一定在腿腳部,毀掉它的腿腳!!”肖平見那骷髏邪祟的腿腳深陷地下,便大叫提醒一聲,血魔功催持之下,聲音響亮猶如洪鐘,又如九天神雷炸響。

  震懾邪祟宵小的同時,也給下面的人類兵士幫徒提了醒,他們這時爭先恐后沖到樹下,用刀斧劈砍那邪祟的腿部。

  看那樣子,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將其腿部斬斷毀掉。

  看到人類武者在攻擊自己的腿腳,那骷髏邪祟的臉色變了,變得焦躁而憤怒,

  這時肖平能清晰地看到那骷髏頭的雙眼,以及他眼中充滿了邪異與怨毒。

  而且這時骷髏邪祟竟是開口說話了,“小子,你完蛋了。”

  “完蛋的,是你!!”肖平揮刀劈斬。

  血氣,電能,一起催持。

  五虎刀展開。刀風呼嘯,聲如虎嘯。

  唰唰唰唰……

  一氣連斬,一氣十刀,五虎刀形成密密刀網,血氣,雷電,一起爆發。

  骷髏軀干骨節被斬得節節寸斷。

  見此,骷髏邪祟震呆了!

  “小子,好快好厲害的刀法。不得不說你是個練武奇才。”那骷髏邪祟又開口說話了。眼中有恨意也有欣賞。

  “單純的刀法豈能傷你?關鍵是氣血和電能的加持呀,”肖平輕輕嘀咕一聲,自得一笑。

  “小子,我們之間,并無仇怨,其實我們,完全可以化干戈為玉帛的。”骷髏邪祟突然說道。方才還說要肖平完蛋,現在卻又求和,這轉變的速度,讓人嘆為觀止。

  “化干戈為玉帛?太好笑了。你是邪祟,我是人類,我們水火不相融,況你殘害了我上百個同類,今計絕不能饒你。”

  肖平一刀斬去,斬在骷髏邪祟的胸口處,刀鋒沒入。

  骷髏邪祟痛苦慘嚎,揮舞兩只骷髏手,向著肖平打來,

  肖平棄刀,以手握拳砸去,砰砰兩下,將骷髏手臂震開,

  血魔功爆發后,肖平防御,力量,速度都是翻倍,那骷髏邪祟近身肉搏占不到半分的便宜。

  強勢出擊,肖平欺身而上,探手抓在了那骷髏頭上,咔嚓一聲,那骷髏頭被生生抓爆,

  一道灰煙從碎開的骷髏頭,從肖平的指縫溜出,一晃之下,變成了一個袖珍小人兒,面龐卻是一個小老兒,

  小老兒一臉不屑之色,他跳到了肖平的手背上,囂張霸道“姓肖的,你是很強,但是,跟本座斗,你還嫩點。”

  肖平伸手抓去,小老兒一躍跳開。十分靈活。

  “嘿嘿,小子,本座陪你玩玩……”說著小老兒一躍之下,跳到了肖平的頭頂,道“先前本座喊你,你敢自稱爺爺,今日本座就在你頭上撒泡尿,以作懲罰。”

  肖平手一揚,向著小老兒猛地一抓。

  這一次小老兒沒有躲,任由肖平抓住他。

  然而就在肖平抓住他時,肖平發出一聲痛呼。

  他的手,被尖刺刺穿了。

  而刺穿他手的,是一只小小的刺猬形狀的東西。

  見小老兒變成了刺猬形狀。肖平不禁也是一呆。臉露苦笑,“你這孽障,竟有變化之能。”

  “我終于明白你小小年紀為什么那么強了。”那怪物說出這么一句來,陡然化作一股灰煙,從肖平的手指縫溜了出去。

  肖平伸手抓去,但這時就像是抓沙,根本就抓不住,抓住了他仍然可以輕松溜走。

  “塊頭大不代表實力強,這世上無論何種生靈都是這樣,所以肖平,你變得那么大有什么用,白白浪費了氣血和力氣,哈哈……”那灰煙中發出笑聲,語帶嘲弄與玩味。

  “有種就變化過來跟我打一場。”肖平道。

  “本座存在這世間也快兩百年了,可不是你這樣的愣頭青,現在本座不會與你硬撼,本座要等你的血魔功退去,到那時你會極度虛弱,本座可以撿個大便宜……”

  “殺掉你,再把下面那些小嘍啰全殺了,然后本座大明大亮地去河陽城中招魂,把河陽城變成本座的地盤……”

  “嗬,雖然我還不太清楚你是何東西,但不得不說你夠坦蕩。”肖平玩味道。

  “這不叫坦蕩,這是霸氣,這是陽謀,我把我的計策全告訴你,但你卻一點辦法都沒有,就是這么牛叉!”

  肖平道“那只能說明你夠無恥。”

  “隨便你怎么說吧,反正你也活不長了,等你血魔功消退之際,便是你命絕之時,呃,不不,你這個小娃兒不凡,我不能讓你死,我要利用你……”

  說著那灰煙飄浮到了肖平的頭頂上方,在他的頭頂上盤旋不休。

  肖平的血魔功,要退了。

  他不擔心這個。

  他體內擁有兩千多點的氣血,血魔功退了可以再行施展,莫說是再施展一次血魔功,就是施展兩次三次也夠用的。

  他擔心的是這怪物會逃走,考慮的是如何才能殺掉這怪物,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