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特工狂妃:殘王逆天寵 > 第三百零一章:狠戾的逼問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天色漸漸暗了,直到黑沉了下去。

  顧管家在白天時已經帶人將墻補好,而今月亮再次落在墻外,距離紫藤閣又遙遠起來。

  都說吾心安處即是家,楚府卻絕非心安之地。楚玥璃很想離開這里,自立門戶。這種感覺,從墻裂到墻合,越發強烈。

  楚玥璃收回目光,轉身離開,直奔鶴萊居。她需要確保,楚夫人明日能夠出府一敘。

  鶴萊居中,彌漫著濃烈的藥味兒,聞起來甚至有些嗆人。

  楚老爺受不得這種味道,已經去了徐姨娘處。此刻照顧楚夫人的,唯有三個丫頭,思如、念如和畫如。

  三個丫頭,低垂著眉眼,也不知道是兔死狐悲,還是在暗自開心。畢竟,歸如一直是楚夫人的貼心人,這會兒她不在了,其她人才有機會成為主子的心腹。

  如今,楚玥璃已經是楚府最特別的存在,尋常丫頭婆子的都不敢和她頂撞。一個連二姐都敢投井、對嫡母都敢不敬、對下人格外狠辣、且即將嫁入高門的三小姐,在楚府里已經完全可以橫著走了。因此,楚玥璃來探望楚夫人,沒有人敢攔著她。

  楚玥璃來到床邊,念如立刻搬來小凳給她坐。

  楚玥璃坐下,念如便向外走了走,去和守在門外的思如和畫如說話。

  楚夫人半睡半醒,曉得有人來了,便費力地挑起眼皮,睜開眼看向來人。她一看見楚玥璃,眼皮就是一跳,整個人便從床上坐起身,口齒不清地喝道:“你出去!出去!”

  楚玥璃道:“好心來看母親,母親這是做什么?當女兒是壞人不成?”站起身,冷冷地道,“而今,父親都厭惡這滿屋子的藥味兒,連鶴萊居的門都不愿意登。聽說,徐姨娘這個月沒來癸水,沒準兒要給我添個小弟弟了。母親,好自為之吧。”一甩袖子,走了。

  楚夫人氣得不行,拍著床喊來念如,厲聲喝問道:“誰準楚玥璃進來的?誰?!歸如呢?她去哪兒了?!為何不攔著?!”

  念如跪在地上,將今天發生的事兒和楚夫人學了一遍。

  楚夫人聽罷,長長的嘆氣,道:“這事兒誰都不許往外說,否則……打死!”

  念如應下,忙到外面吩咐起來。

  楚夫人躺下,閉上眼,心里對楚老爺越發失望,不免又想起錢瑜行和她的恩愛時光。那時候,好生甜蜜。她摸出藏在枕頭里的古府腰牌,看了看,看了又看。

  殊不知,此時屋里還有一個人,正在默默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。而楚玥璃說出那些話,便是要讓她心生落差,懷念過去。論起玩弄人心,楚玥璃絕對是個中好手。

  楚夫人輕輕一嘆,將古府腰牌收起來,這才閉上眼,暗道:真是死性不改啊。這手,都伸到她這里了。若非是親生女兒,她真想打死楚珍株這個禍害!

  楚夫人慢慢睡去,一個黑色人影四肢著地,來到床邊,一伸手,從枕頭里掏出了那枚古府腰牌,便無聲無息地離開了。

  封疆回到紫藤閣的后院,來到楚玥璃的身邊,將古府的那枚腰牌交給了楚玥璃。楚玥璃拍了拍封疆的胸口,給予肯定和獎勵。封疆十分開心,發出狼嚎:“嗷嗚……”

  封疆的一聲狼嚎,嚇得楚府上上下下都心里發毛,不曉得哪里進了野狼,卻又不敢出門尋找,當真是人心惶惶。至于那些馬匹,更是毛躁起來,紛紛跺著蹄子,想要逃跑。

  楚玥璃一把將封疆的嘴巴捂住,生怕她招來雜耍藝人,轉而卻是一笑,覺得封疆這聲嚎,十分有料,值得借用。

  天色剛亮,楚曼兒就來催促楚玥璃去侯府取清蓮膏。楚玥璃出了門,發現仍舊有人在跟蹤她。看來,她和錢瑜行這場仗,真是不死不休啊。為了方便行事,楚玥璃假裝崴到了腳,一轉身,又回到楚府,氣得跟蹤者牙癢癢。

  楚玥璃從北角小屋離開楚府,將錢瑜行落在紫藤閣的扳指取出,交給了封疆,然后獨自離開,去到民宅處,把楚夫人的腰牌給了歸如。

  歸如灌下一碗罌粟水,漸漸沒了痛覺。她在臀部捆綁上厚厚的布袋,唯恐血水滲出。然后穿戴整齊,披上斗篷,戴上幕籬,便跪在楚玥璃準備好的馬車上,來到錢府附近,下了車,去往后門處敲門。

  守門人得到過吩咐,又認識歸如,當即諱莫如深地一點頭,低聲對她說:“姑娘去小屋里等著,老奴去尋阿忠。”

  阿忠,是錢瑜行的貼身小廝,素來負責和歸如聯系。

  歸如進入守門人用來遮擋風雨的小屋,老老實實站著不動。盡管她感覺不到痛,但卻曉得傷口就在那里。因藥物的關系,她心中有些雀躍和歡喜,很想唱歌跳舞,也被她生生忍住了。

  片刻后,阿忠趕來,打量了歸如一眼,道:“大人要見你。”

  歸如點頭,尾隨著阿忠來到一處較為偏僻的房間里,繼續站著等候。她十分緊張,因為……她原本只想把消息帶到就走,不曾想,錢瑜行竟然要見她。錢瑜行那般有心計,她怕自己露怯。不過,想到楚玥璃承諾的自由,她深吸一口氣,決定拼了!

  半晌,錢瑜行來了。

  歸如立刻跪下施禮,道:“給大人請安。”

  錢瑜定坐在椅子上,打量著歸如,半晌才道:“你來何事?”

  歸如直起身子,低垂著眉眼,道:“夫人請大人一敘。”言罷,掏出古府的腰牌,雙手抬起,示意楚大人看。

  錢瑜行接過腰牌,看了看,確認無誤,又扔給了歸如,淡淡道:“她想見本官?她恨透了本官,為何要見?”

  歸如回道:“奴不知是何事。只是……夫人身體越發不好,總想著要見見大人才好。”

  錢瑜行冷笑一聲,突然問道:“歸如,你手指為何如此冰涼?”

  歸如心中一驚。

  錢瑜行喝道:“抬起頭來!”

  歸如心中一顫,卻還是慢慢抬起頭,看向錢瑜行。

  錢瑜行打量著歸如,眸光發狠,道:“你臉色為何如此蒼白?可是……心中有鬼?聽聞你們楚府,昨天出了事兒,將一個血淋淋的人扔了出去。歸如,你可知,那人是誰?”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