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蘇卿言沈子瑜 > 第106章 接近死亡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凌晨,蘇卿言赤著足,拉開了病房的門,她要去看看趙茹惠。

  拉開病房門并未發出聲音,蘇卿言的腳步也很輕,但還是在她拉開門那瞬間驚醒了門口的人。

  三天兩夜沒有打理過自己的沈子瑜憔悴得不成樣子,如果不是臉長得不錯,就他現在這個形象,肯定被人覺得是什么不修邊幅的邋遢大叔。

  沈子瑜眼里的紅血絲已經將他變成了兔子眼,眼球猩紅一片,眼尾也是紅的,眉頭更是緊湊到了一塊。

  看到蘇卿言走出來,沈子瑜恢復清明,立馬站了起來,有些緊張的看著她。

  “阿言,怎么了?是……”

  “我媽在哪里,帶我去見她。”

  沈子瑜的嗓子比蘇卿言好不了多少,嘶啞得不成樣子,聽著還有些鼻音,看到這樣頹靡的沈子瑜,蘇卿言有一瞬心里泛起了酸意,聽到他的聲音,那種感覺更甚了,所以她打斷了沈子瑜關心,冷冷的說著話。

  蘇卿言知道自己在鉆牛角尖,趙茹惠的死和沈子瑜一點關系都沒有,可她還是會往他身上安罪名。

  她想,如果那時沈子瑜沒來找她,趙茹惠就不會為了給他們制造私人空間談話而與她分開,就不會被蘇卿翼帶走,那后面的事情很可能都不會發生……

  可是,就算哪天沈子瑜沒來找她,陳雅婷和沈巍就不會找人綁架她和趙茹惠了嗎?

  就不會想要把她們母女倆送走嗎?趙茹惠就不會為了護著她而……嗎?

  這些問題看起來無解,但有很好解。

  “我帶你去吧。”

  蘇卿言沒有拒絕,她現在心態很不好,她不知道她有沒有勇氣走進太平間,見那個婦人。

  哭了一夜,已經沒辦法再流出眼淚了,每向太平間走近一步,蘇卿言都想轉身離開,離得越遠越好,只要她沒有親眼看到趙茹惠的尸體,或許她還能騙一騙自己,趙茹惠沒有死。

  然后呢?她能一輩子這樣騙自己嗎?

  走到了太平間沒門口,沈子瑜沒有推開門,轉身看向跟在他身后一步的蘇卿言,這才看到她沒有穿鞋子。

  現在回去拿晚了些,沈子瑜沒有多想,脫了自己腳上的皮鞋,在蘇卿言身前蹲下身,將與蘇卿言腳碼不符合的皮鞋套在她的腳上。

  蘇卿言微仰頭看著門口掛著的‘太平間’三個字,任沈子瑜給自己的穿鞋,仿佛感受不到周圍的一切。

  趙茹惠就是躺在這個冰冷的地方,一個看起來就沒有溫度、沒有感情的地方。

  這樣一個地方怎么能睡人呢?

  可趙茹惠就躺在里面,永眠。

  蘇卿言趿著沈子瑜給她穿上的不合腳的鞋子,越過還蹲著未起的沈子瑜,推開了太平間的門,留下了一句:“別進來。”

  沈子瑜起身的動作頓了一下,艱難的從喉嚨里發出了一個音節:“好。”

  過來的路上,沈子瑜就讓人將趙茹惠的尸體從冰柜里推了出來,放到了太平間的隔間。

  所以蘇卿言一進去就看到了蓋著白布的尸體躺著正中央的推床上。

  蘇卿言將門關上,腳上像是注了鉛,沉重不已,短短幾步的距離,她花了全身的力氣。

  蘇卿言以為自己的眼淚已經流干了,再也流不出一滴了,可她還是在掀開白布,看到趙茹惠臉時,模糊了雙眼,熱乎乎的液體落在了白布上,沾濕了一片。

  蘇卿言捧起趙茹惠的臉,將臉貼了過去,只感受到了一片冰冷的涼意。

  “媽——”

  “我錯了,我對不起你,我不該不聽你的話,我錯了——”

  “我真的錯了,你回來好不好,阿言不能沒有你——”

  可是任憑她怎么呼喊,床上的人依舊緊閉著雙眼。

  趙茹惠因為心臟病的緣故,臉色永遠是蒼白色,嘴唇的顏色也發紫,但趙茹惠總是會將自己收拾妥帖,不讓自己看起來病態。

  如今躺著的人,臉色灰白,呈現著不正常的斑白,眼窩凹陷,極為難看。

  趙茹惠那樣一個喜歡打扮自己的人,就算出去丟個垃圾都會換身衣服的人,怎么會忍受自己看起來這么難看?

  明明是一個長了一道細紋都會念叨好久的人啊。

  “阿言想你了,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,求你了媽媽——”

  時間流逝很快,蘇卿言已經進去了快三個小時了,走廊傷有陽光照了進來,但還是驅不散刺骨的寒冷。

  站了三個小時,穿著兩件衣服的沈子瑜也只感覺到了冷意。

  蘇卿言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單層病服,房間里的溫度比外面還要低,沈子瑜是想進去給她披一件外套的,但他更清楚,蘇卿言這個時候一定不想見到他,蘇卿言的呢喃話語他一字不差的聽了進去。

  不知從什么時候起聽不到蘇卿言的聲音了,沈子瑜輕輕的敲響了門,里面沒人回應。

  沈子瑜也不想等蘇卿言回答他了,就算蘇卿言對他惡言相向,他也得將人抱出來。

  可當他進去的時候,看到的是纏繞了他長達三年之久的噩夢。

  滴答滴答的聲音,和鋪滿一地的鮮血,震住了這個長久以來都冷靜沉穩淡定的男人。

  “阿言,阿言!”

  蘇卿言的一只手搭在趙茹惠的頭邊,另一只手垂落在地上,背靠著床架坐在冰冷的地上,有血從床上滴落到地上,聲音明明不大,卻震痛了沈子瑜的耳膜。

  蘇卿言的臉色比躺著的趙茹惠好不了多少,沈子瑜不但再耽擱時間,橫抱起蘇卿言直奔搶救室而去,一路上的人都被嚇得紛紛避開,還有幾個膽小的被嚇哭了。

  蘇卿言滿身是血,看起來確實很可怕。

  但比不上沈子瑜的后怕。

  “醫生,醫生,救救她,她不能有事。”

  好在有反應迅速的醫生護士立馬推來了病床,沈子瑜沒有將人放到病床上,依舊抱著蘇卿言,在一個護士的引領下,大步跑到了急救室。

  沈子瑜沒有出急救室,站在不遠處看著一群人搶救蘇卿言,在她身上插儀器。

  他剛剛抱起蘇卿言的時候,他感受到蘇卿言身上毫無生氣,也感覺不到她的呼吸和心跳。

  他第一次這么接近死亡,感受到死亡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